元 赵孟頫 鹊华秋色图卷(局金沙贵宾会注册送29部) 纸本设色 纵二八·四厘米 横九〇·二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时间:2020-02-25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「齿豁童头六十三,一生事事总堪惭。唯余笔砚情犹在,留与人间作笑谈。」赵孟頫《自警》 有元一代,蒙古族入主中原,其地域之辽阔、民族之众多、中外文化交流之频繁皆非前继的

  「齿豁童头六十三,一生事事总堪惭。唯余笔砚情犹在,留与人间作笑谈。」——赵孟頫《自警》

  有元一代,蒙古族入主中原,其地域之辽阔、民族之众多、中外文化交流之频繁皆非前继的宋、金两朝能比拟。然而在文学、艺术等文化领域,居于主导地位的仍然是宋以来的传统儒家文化。这其中,元代的书画艺术一方面继承了南宋以来的优秀传统,又在此之上追索前人,形成了庸和雅正、不激不厉的艺术风貌。这一进程中,赵孟頫是改变时代风气、领袖群伦的重要人物。

  元 赵孟頫 自画像页(局部) 绢本设色 纵二三·九厘米 横二二·九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

  书画艺术至南宋末,书风轻肆燥露,画风纤弱艳俗。赵孟頫为矫流弊,遂以「师古」为号召:书法上宗法晋唐,强调用笔,追求中正平和之美;绘画上强调「作画贵有古意」、「以书入画」,开辟了文人画的新天地。有元一代的书家、画家无不受其影响,其余波更是远及明清。可以说赵孟頫在书画史上是一个上总晋唐两宋,下启明清的一个绕不过去的结点。

  元 赵孟頫 行书二赞二诗卷(局部) 纸本墨笔 纵二七厘米 横四五六·三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

  在元朝这个特殊的朝代,在一个经济、文化都相对落后的民族统治了中国,中华民族固有的先进文化受到压抑和阻碍的时候,赵孟頫通过自己辛勤的笔墨耕耘和不懈的努力奋斗,使中华民族的悠久文化艺术得到继承和发扬光大,这个历史的作用应当说是巨大的、不朽的。

  元 赵孟頫(款) 松下听琴图轴 绢本设色 纵一二三·六厘米 横六〇·四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

  赵孟頫,字子昂,生于南宋理宗宝祐二年(1254年),卒于元英宗至治二年(1322年)。是宋太祖之子德芳之后裔,其高祖伯圭和宋孝宗是兄弟,始赐第湖州,故赵孟頫为吴兴人。其父喜爱诗文书画并有收藏,这对幼年的赵孟頫是有影响的。据《辍耕录》记载,子昂五岁时写的字,就已经被人拿去卖钱了。十一岁,父卒,由其母抚育教导发奋读书。「读书过目辄成诵,为文操笔立就」。在他二十三岁时,元军进入临安,南宋事实上亡国。

  元 赵孟頫 鹊华秋色图卷 纸本设色 纵二八·四厘米 横九〇·二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  宋亡后,赵孟頫在家乡「益致力于学」,向敖继公学习经史,与钱选等研习绘画,并常往来于湖州和杭州之间,同聚集在杭州的著名文学家、书画家、收藏家周密、戴表元、白珽、仇远、王芝、郭天锡、高克恭、李衎、鲜于枢等品评书画,研讨艺文,互相陶冶。杭州不仅人物荟萃,且是当时的文物聚散中心。赵孟頫在此,既开阔了眼界,又增长了学识。其名声也越来越大,不但名列「吴兴八俊」,而且「声闻涌溢,达于朝廷」了。

  元 赵孟頫 鹊华秋色图卷(局部) 纸本设色 纵二八·四厘米 横九〇·二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  这时,元统一的大势已定,元世祖忽必烈认识到统治这中华大帝国,必须要笼络汉族士人。所以早在伯颜大军刚入临安时,元世祖就命人「行台江南,且求遗逸」。至元二十三年,再次命程钜夫到江南「搜访遗逸」。三十三岁的赵孟頫,便是这次搜访的首选。这同赵孟頫为宋朝宗室,是当时最重要的「统战」对象有直接的关系。

  元 赵孟頫 行书万寿曲卷(局部) 纸本墨笔 纵二七·五厘米 横一四四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

  正值壮年的赵孟頫,深受儒家兼济思想影响,要做番事业,就必须走忠君体国的出仕道路。另一方面,赵孟頫虽为宗室,却对南宋政权有较清楚客观的认识是深刻的,也是沉痛的。赵孟頫在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之后,做出了出仕的选择。

  元 赵孟頫(款) 平远图页 绢本设色 纵二五·五厘米 横二九·五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

  元世祖一见到赵孟頫,便为之倾倒。当然,除了天生的仪表美外,还必须具备各方面的极好修养,才能使气质风度不凡,否则是不会有这样的神采和魅力的。而这很大程度上又是优秀的民族文化滋润陶冶的结果。这对构成赵孟頫的审美意识、艺术特征,特别是书法的艺术风格,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  元 赵孟頫(传) 杜甫像轴 纸本水墨 纵六九·七厘米 横二四·七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

  从政之初的赵孟頫,认为是自己施展抱负,展示才能的机会到了,为元世祖起草诏书,他「挥毫立就」;世祖认为是「得朕心之所欲言者」。而对「至元钞计赃论罪」的讨论,不但体现了他非常关心国计民生,并且还具有卓越的政治经济才能和见解。其后,他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抵制元蒙统治者的政治残暴。同刘宣一起巡查江南推行至元钞法时,置权相桑哥的严命于不顾,「遍历诸郡」,「未尝笞一人」。并不顾地位低下,积极参加了铲除桑哥的活动。

  元 赵孟頫 重江叠嶂图卷 纸本水墨 纵二八·四厘米 横一七六·四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

  赵孟頫的这些见解和活动,赢得了元世祖对他的宠信,也招致了蒙古权贵的嫉恨排挤。在朝五年,使他逐渐看清了统治集团内部斗争的残酷,皇室政局的变幻莫测。认识到「岂知佐理自有材,勉强尽粹终无补」,自己并不能施展才能和抱负。所以当年迈的元世祖让他充当耳目,似乎非常信任他时,他却「自是稀入宫中,力请补外」。至元二十九年,赵孟頫以朝列大夫、同知济南路总管府事出守济南。在山东期间,他为政清简宽厚,平冤狱,办学校,关心百姓疾苦。但同在朝一样,在地方也受到蒙古官员的排挤。因此,他对官场生活更加厌倦。在《岁晚偶成》诗中写道:「致君泽物已无由,梦想田园霅水头。老子难同非子传,齐人终困楚人咻。濯缨久判随渔父,束带宁堪见督邮!准拟新年弃官去,百无拘系似沙鸥。」退隐思想开始占据主导地位。

  元 赵孟頫 秀石疏林图卷及自题(局部) 纸本水墨 纵二四·五厘米 横六二·八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

  元贞元年夏,元成宗以修《世祖实录》召赵孟頫进京入史院,他以病辞回吴兴老家。在以后的年月里,他不是辞官不受,就是请假还乡,用以摆脱朝廷的羁绊。从四十二岁后每次还家,都非朝廷诏令不还。所以他并不像一些人所说的那样贪图富贵而留恋官场。他的出身地位与吴澄等是不同的。他是元朝廷用以「藻饰太平之美」的主要对象。「自知世事都无补,无奈君恩不许归」,是很难轻易摆脱牢笼的。这期间,他只接受了一个职位:大德三年(一二九九年)任集贤直学士、行江浙等处儒学提举,是管理学校教育、考校呈进著述文字的闲散官职,署于杭州。

  元 赵孟頫 秀石疏林图卷及自题 纸本水墨 纵二四·五厘米 横六二·八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

  早在至元丁亥九月,赵孟頫就慨叹因居官南北奔走而无暇在书法上用功,现在如愿以偿了。不但有时间挥毫染翰,而且又可以同老朋友牟、戴表元、鲜于枢、王子庆等品评诗文书画(王子庆此时为元秘书库在杭州装裱内府书画)、研讨文艺了。并以公务之便,更广泛地结交了各地的文人学子,各方面修养更加深厚。南北宦游阅看了大量公私书画,经过心摹手追,玩味升华,作为营养吸收在自己的创作中。不但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,而且逐渐达到了完全成熟的阶段,作品也日见增多。

  赵孟頫为官三十余年,人称「荣际五朝」。但只有元仁宗时,才得到较高的职位。元仁宗是元帝王中接受汉文化较深的一位,金沙贵宾会注册送29做太子时对赵孟頫就很赏识。尝诏侍臣曰「文学之士,世所难得」,并将子昂与唐之李太白、宋之苏子瞻并论。赵孟頫由翰林侍讲学士升为集贤侍读学士、正奉大夫,再升集贤学士、资德大夫。延祐三年七月进翰林学士承旨、荣禄大夫,为从一品官并推恩三代。元仁宗称赞子昂有七件人所不及的优点,曰:帝王苗裔、状貌昳丽、博学多闻、操履纯正、文词高古、书画绝伦、旁通佛老。可谓褒奖之至,但没有一件言及他的政治才能。这说明,蒙古皇帝只是把他当作文学侍从之臣看待。所以,也就是在这一年,他写了一首《自警诗》:「齿豁头童六十三,一生事事总堪惭。唯余笔研情犹在,留与人间作笑谈。」即道出了内心的苦楚,说明只有艺术上的进取才能使精神上得到慰藉,并且预感到了身后之谤。

  元 赵孟頫 幽篁戴胜图卷 绢本设色 纵二五·四厘米 横三六·二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

  这种思想,同样也表现在《酬滕野云》诗中:「功名亦何有,富贵安足计。唯有百年后,文字可传世。霅溪春水生,归志行可遂。闲吟渊明诗,静学右军字……」只有退隐,才能减轻精神上的矛盾和痛苦,只有诗文书画,才能给精神带来寄托。延祐六年五月,六十六岁的赵孟頫再次「谒告欲归」,并获准还乡。途中,他的妻子管道昇死在临清舟中。这对赵孟頫是一个极大的打击。因为管夫人不但诗文书画皆通,而且非常理解赵子昂,精神上给予他很大的支持和安慰,从赵孟頫给中峰和尚的信中,可见其感情之深。从此他的健康状况日益恶化。元英宗至治二年(一三二二年)六月,这位大书法家在故乡家中「观书作字,谈笑如常时」死去。享年六十九岁。元朝廷追赠他为江浙等处平章政事,追封魏国公,谥号文敏。